握緊夢想的雙手,夢想就會來到

標準

圖文:黃郁芩醫師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人的一生中,若能有一段在國外獨自生活的經驗,是很值得的人生歷練。

黃醫師從台北醫學大學畢業後,先後於台北的新光醫院與國泰醫院,擔任住院醫師。不過由於父親的關係,從小就立下志願要出國留學,將最新的醫學技術帶回來服務台灣的病患。

當時一開始的選擇為美國的研究所,長時間的苦讀準備,並特地飛到美國的各個大學了解,同時報考美國的牙醫師國家考試。儘管美國的國家考試成績不錯,無奈還是無緣前往美國深造。雖然如此,卻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的初衷,正當心灰意冷的時候,爸爸鼓勵地說,『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既然美國沒有緣分,何不像爸爸一樣,到日本去讀研究所?』

若想到日本博士班唸書,需要學校教授的推薦,幸好以前在台北醫學大學求學期間,與大學校內矯正科的老師們都相處得十分融洽,當時也常會利用課餘時間,跟著指導老師看診,自發地跟診學習。所以當回到學校與老師討論之後,老師很樂意地幫忙推薦與接洽到日本面試的時間。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在一年一度的日本矯正年會,老師帶著我到日本與廣島大學矯正科教授:丹根一夫先生見面。第一次拜見教授時,心裡的緊張真的是無可言喻。在正式場合中,日本人開會都要清一色穿著黑色套裝,原本就不習慣穿黑色套裝的我,穿著為了這次見面特地買的第一套黑色套裝,用簡單的日文和英文自我介紹後,就在丹根教授回覆給我親切誠懇的笑容中,化解了一切的緊張。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大學時期,除了住在宿舍之外,雖然也有在外面租過房子,但都是與同學們合租一層公寓,隨時有同學可以互相照應、互相陪伴。然而,注重個人隱私的日本國家,研究生租房子住都是租獨立套房,讓我隻身前往的一個外國人非常恐慌,加上當時簽好約不久,電視新聞即播出日本女星飯島愛,在自家死亡,隔了一星期才被發現的新聞,讓小妮子我更加害怕,擔心若有哪天在家中生了病,一時半刻沒有人可以來救我,就孤獨地死在日本

回想當時在日本留學唸書的年代,還沒有智慧型手機,打個國際電話都很貴,如果有個三長兩短,還真的是會孤立無援啊!

在日本念牙科研究所跟台灣最大不同之處,是日本學校會安排辦公桌給每位研究生,希望讓你每天都來學校念書、辦公、做實驗,而台灣的研究所,則通常有課才會到學校,沒課的時候,就可以去打工賺錢做自己的事。

日本教授非常的認真,為了要特別照顧外國來的留學生,把一年級外國留學生的座位安排在教授辦公室外面,教授就可以隨時來『關照』我們。我坐的位置,剛好是最無法打混的,常常開著電腦寫報告寫到一半,教授會突如其來地從我背後拍下去,吆喝說:『有在認真嗎?』,偏偏我是那種一專心起來,就非常無法承受突然驚嚇的人,每次一被教授拍背時,我就會被驚嚇地大叫,沒想到因此成為丹根教授捉弄的對象,雖只能苦笑,卻也成為我們特殊的默契!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我在日本做的是幹細胞研究及最先進的隱形矯正技術,需要長時間待在實驗室照顧這些珍貴的幹細胞,除此之外,每天也要到學校附設醫院去幫病人看診,某些試驗需要固定每四個小時加入一次生長激素,有時候為了錯開看病人的時間,或是遇到細胞生長速度沒控制好,常常需要晚上或半夜再跑來學校實驗室,所幸租屋的地方離實驗室騎腳踏車只要五分鐘。但是,日本是會下雪的,每當遇到冬天下雪寒冷的晚上,那短短的五分鐘就像是五十分鐘一樣的痛苦。

我常在思考,女生單獨一個人離鄉背井的住在國外,若沒有個很大的夢想支撐著,很容易會想要打包回家。雖說身邊的日本人朋友都對我很好,但回到租屋處,迎接的只有空空的小房間時,那種一個人的孤獨只能自己堅強地撐著。

週末假日是日本人學長姐去診所打工賺錢的唯一機會,而我在當時的制度下,六、日是不能在外面看診的,所以週末除非有實驗要做,不然常常是一個人在租屋的地方,沒人能說說話,不出門就可以一天講不到半句話,長假過後回到學校時,會忽然像是啞巴一樣,說不出話來。當時留學的我為了替家裡省錢,所以沒有裝網路,有時候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雲朵漂浮,就這樣從白天看到傍晚過了一天。有時肚子餓時,會到日本超市排隊等待到晚上八點鐘,半價便當出清時間,才購買晚餐來吃。留學生一個人的孤寂感,常常在街上看到路人都成雙成對或全家人開心出門,更是強烈地湧上心頭。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記得在博士班最後一年,因為要趕實驗與畢業論文,當家人在台灣過年吃年夜飯的時候,我得自己留在日本無法回家團圓,當媽媽從台灣打了越洋電話給我,很開心地分享親友們在台灣過節的情形時,我突然感到一陣鼻酸,說不出話來,也許是因為在寒冷下雪的冬天,更加想念起媽媽親手煮的食物,想念起台灣的一切。媽媽問說:「怎麼不講話了?」我不敢讓她老人家知道我在哭,只好深呼吸後堅強地說:「我要先去忙了!」,趕緊掛掉電話,當話筒放下的那一剎那,我再也壓不住自己想家的情緒,加上博士班末期的壓力,一個人躲在樓梯間放聲大哭起來。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終於,日本五年辛苦耕耘苦讀之下,在 2011年的311日獲得了廣島大學授予的博士學位。卻也沒想到那一天,遠在日本的東北地區發生了日本史上最大地震及傷亡慘重的海嘯。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日本廣島博士之路甘苦談

(原文翻譯:

小黃 Bon Voyage!
這五年來 妳的活躍像有十年的份!
且有非常大的成果與成長。
在廣島大學所學到的東西 不管好的壞的 全都把它當成養分
願妳更加飛躍成功!
教授我可是很期待的喔!)

同年的四月,學成歸國,我很榮幸地受邀到北醫擔任助理教授,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希望能一步一步地實現我的夢想,把在日本學到的先進牙齒矯正技術,在我長大的台灣,造福更多的人。

想跟黃醫師聊一聊?請上:https://goo.gl/forms/NVrto83xq8llxCD3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