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許成為像西班牙的聖家堂,每年都持續進化的矯正醫師(上)

標準

圖文:黃郁芩醫師

2019年第8屆世界舌側矯正學會(WSLO)在西班牙的巴賽隆納舉行。兩年一次的學會,是來自世界各地、舌側矯正醫師們切磋技術、分享新知的重大盛會。今年有來自40多個國家,多達400位的與會者。

西班牙的聖家堂

西班牙的聖家堂

黃醫師為了參與今年 Active member 認證考試,收集了這幾年以來舌側矯正病人完整的資料,接著把數位的 X光片輸出成傳統片子,以手工去量度距離與角度。好幾個下班後的夜晚,在底片暗房內努力地 Tracing。回想自己上次不顧一切、全神貫注地做這件事,應該是學生時期在日本廣島大學矯正科博士班的圖書室,抱著大體的頭顱,邊看實際的頭顱,邊想像2D的圖,努力描繪著

很感謝一直到出發前一週,以及前一天都還陪著我一起熬夜修正資料的矯正學長前輩。Case完成做漂亮之後,tracingsuperimposition的部分,是最花時間的。需要能夠有邏輯地合理化自己的治療過程與結果,一次次地對自己的整個治療想法做縝密的檢視。

02

直到出發前,其實都還是很擔心自己畫不正確,卯起來不理會行李的限重與空間,整個把tracing用的檯燈、板子,一起打包進行李箱帶出國,深怕到時想修改時沒辦法改了。到了機場貴賓室,怕自己手畫的東西修改後又畫錯,還備份多印了好幾張tracing空白的表單,終於登機。

03

在飛機上,雖然有許多吸引人的電影,偏偏放不下心來看,繼續抱著日本人的case集,重複檢視與自己類似的case,看是否有錯誤的地方。飛機在杜拜要轉機,根本連美景也無心欣賞,還是緊張地研讀著相關書籍。

04

這次去巴賽隆納,雖然是獨自一人飛去,還好有日本姊姊相約住同一間飯店,也就沒那麼害怕。

05

更興奮的事是可以見到已經九年沒見,曾經在日本廣島大學一起打拼的薩爾瓦多留學生Rene。聊天敘舊下來,他表示因同樣使用西班牙文,所以選擇比自己國家經濟好一些的西班牙城市巴賽隆納當作職業的地點。有他的指引,從機場出關,坐aerobus到終點站:catalunya plaza,穿過廣場後離訂的飯點Regina hotel就不遠了,非常方便、順利,多虧了這位朋友,讓我完全沒有迷路。

06

到了飯店後,打開行李才驚覺忘記帶插頭轉換器,飯店人員竟然也不給借!幸好,Rene說他的住所就在飯店附近,可以待會見面時拿給我,有種「遠親不如近鄰」,頓時感覺有朋友的溫暖!

約好晚上6點見面在大廳見面,我坐電梯到一樓,再走到0樓(因為不習慣他們的樓層算法),Rene說她一聽到我的腳步聲,立馬認出我來。大叫 :「Huang chan is here!」兩人很開心的見面,聊了許多以前的求學時期的趣事。

08

他知道我喜歡Tim Hortens,說飯店轉角就有一家。耶~猛點頭,立馬請他帶我去。當年一開始去日本,對於Mister Donuts非常地喜歡,甚至已經打聽好如何可以去打工,因為聽說休息時間可以隨意吃甜甜圈。後來,一次到加拿大開會,加拿大唸書的同學介紹我們加拿大必吃的Tim Hortens。因為他當時有出小圓型的甜甜圈球,日本的Mister donuts當時都還沒有這樣的選項,所以頓時Tim Hortens變成我的最愛。那時候在加拿大,每天我都要學著當地人去排隊買Tim Hortens當早餐,連搭國內飛機要從Toronto飛去Montreal前,我也是拼著要去,雖然如願地買到了但也被迫改搭晚一個小時後的班機,因為這件事被同行同學笑了好久。

多年以後,再次吃到Tim Hortens,老實說,好吃不好吃,已經不重要了,而是那份對當年的懷念。

07

Rene的家鄉,是2018年之前都還跟我們有邦交的薩爾瓦多,Rene從廣大博士班畢業後,為了能夠在西班牙職業,還花了好幾年待在西班牙牙科大學重修,取得當地牙醫師執照。

不過,這次聽他說,才知道,西班牙目前還沒有國家認證的專科醫師。個性關係,他不像我那麼熱衷參加學會,但他還是很有興趣地叫我秀這次考試的案例給他看。在Tim Hortens café研讀到一半,我問他不曉得4 Gats Café離我們近不近?沒想到,就在我們走路可以到的地方。念舊的我,對於以前去過的地方,只要有機會都會想要再去一次。

09

4 Gats Café 9年前也是因為開會而來。當年我們有四個超級好朋友,我幻想我自己就像是當年畢卡索與他的三個好朋友一樣,在這邊聊天打屁。九年前,只到了三位,就缺Rene,今晚能夠再來4 Gats Café,且補足九年前三缺一的遺憾,真是意義非凡的一天呀!

上次我們時間不足,只能點個飲料就走。這次我們可以邊吃晚餐,邊研讀case,真是幸福至極。這間餐廳一看就很有歷史,晚餐有個看起來已經在那邊彈了一個世紀的老伯伯現場鋼琴演奏,特別有氣氛。一切一切的美好,就在我吃了他送上來的燉飯之後,頓時破滅…..鹹爆了!

10

忍耐了一陣子,問問對座的Rene,How’s your meal?  “Well, Just normal…”他說,他來這邊住這麼久,其實今天也是第一次來!“This is my first time here and will also be my last time!”,顆顆,仔細回望四周,來客都是日本人或講中文的觀光客。Mmmm…..下次還是來這裡喝東西聊天就好~~

外場的回憶是好的,進入用餐的內場,就…省下來吧!為了不浪費食物,最後我是用白開水稍微洗一洗,免強吃完的。

回到飯店,十點多。日本姊姊也剛回飯店。到了她房間小聚一番。今天白天、她先跟其他日本人去Mont Serrat想起當年跟巴西友人一起去時,虔誠的他,看到黑面聖母瑪莉雅,一個大男人竟感動到流淚… 與學姊小敘之後,道聲晚安便各自休息了…

(待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